韩国新冠肺炎病例累计超7000例
来源:韩国新冠肺炎病例累计超7000例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4:05:23


△意大利医生护理新冠肺炎病人(图片来源:意大利安莎社)

据美媒2日披露,眼下福奇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消息人士确认,上周他的住处周围已有警察持续巡视。1日的白宫简报会上,福奇被问到个人安全问题时没有直接回答,特朗普则说:“他用不着安保人员,人人都爱他。”

巧的是,在英国政府改变的同时,弗格森“病”了。“昨天我感到有些干燥且不停地咳嗽,虽然感觉还可以,但还是选择自我隔离。今天凌晨4点,我发高烧了。”3月18日,弗格森在推特上发文称。前一天,他出席了首相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举行的防疫记者会。在和网友交流时,他挖苦自己被自己研究和做数据模型的病毒感染了,而与他同时感染的还有6名来自建模团队的同事。

2017年,时任柏林沙里泰医学院院长卡尔·艾恩霍普尔希望德罗斯滕来负责该院病毒研究所。在柏林州科学教育部长的帮助下,德罗斯滕被说服了。创立于1710年的沙里泰医学院是欧洲最大的教学医院。对于德罗斯滕来说,这里更有挑战性。

弗格森的新冠疫情预测报告在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,一些科学家称“主要假设和估计似乎被夸大了”。不仅如此,他2001年的口蹄疫建模报告也被认为存在疏漏,导致宰杀扩大化,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。

然而,今天,福奇面对的却是一位十分另类的总统。从参与竞选以来,特朗普为自己打造的形象,始终是对传统公共机构充满怀疑与不屑,这同福奇及其代表的职业科学家形象,颇有格格不入之处。或许正是这种反差,让美国媒体对特朗普与福奇的互动充满激情。

广州市某医院,一位女护士请一名外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抽血检查。该患者不予理睬,还试图强行走出隔离病房。护士见状阻拦,被其推倒在地殴打,脸部被咬伤。

实际上,在此次疫情暴发前,弗格森并非无名之辈。作为世卫组织、世界银行等机构的顾问,弗格森从事了自非典到禽流感、寨卡病毒等一系列流行病的研究。早在2001年,弗格森率先通过数据模型对英国口蹄疫疫情做出判断,认为必须宰杀境内600万头牲畜。最终英国的口蹄疫消退,而弗格森也成为一位明星学者。

尽管特朗普目前没有流露出弃用福奇的意思,但在狂热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群体中,对他的攻击却在升温。福克斯商业频道的卢·多布斯抨击福奇对实验性药物的态度太过谨慎;右翼网站“Gateway Pundit”指责福奇鼓励的措施“破坏经济”,“无礼的采访损害了总统的形象”。在福奇7年前给希拉里助手的一封信被爆有赞扬希拉里的内容后,保守派的亢奋情绪进一步上升,

福奇:如何说服一个“分裂的美国”